[分享] 不同凡响的绘本力
分类:体验疯狂

[分享] 不同凡响的绘本力
什幺是绘本?
绘本一词其实是日文发展出来的名词,意即我们一般所称的图画书,英文则以Picture Books称之,它是一种以图画为主,文字为辅的书籍,图画几乎占了全书的比例50%以上,甚至是完全没有文字而全是图画的书籍。

被誉为「日本图画书之父」,亦是日本绘本出版先驱的的松居直先生曾提出一组定义绘本的公式:「文字+图画=带插画的书,文字×图画=绘本。」说明绘本的力量并非仅只于图画加上文字,而是图文呼应后相乘产生的强大影响力与独特魅力。

绘本的重要性
国家图书馆邀请放眼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儿童文学史学家与专业书评家Leonard S. Marcus先生为国内图画书爱好者演说「揭密凯迪克:国际图画书大奖的背后故事及影响力」。Leonard S. Marcus不但在电视与广播上主讲童书书评,同时是研究儿童文学大师莫里斯・桑达克(Maurice Sendak)、兰多夫・凯迪克(Randolph Caldecott)、与玛格丽特・怀兹・布朗(Margaret Wise Brown)的专家。

为什幺绘本如此重要?在演讲中Leonard S. Marcus谈到,绘本是创作者用最精简的语言将他们人生淬鍊出来的想法与故事和儿童产生互动,一本好绘本中的文字就像是在吹口哨,有某种神奇的节奏韵律在其中,能自然而然地引领读者们进入故事情境当中,他就曾经试过对着不会法文的小小孩朗读法文绘本,虽然他们不懂其中的任何一个字,却爱上每一个音节。

Leonard S. Marcus表示,在19世纪初期,其实绘本还不被当作艺术形式的一种,当时对于绘本的研究也并不重视作者与绘者,然而,试着知道与了解一本绘本作者与绘者的相关背景,绝对可以让读者更深入体会一本绘本的内涵。

此外,Leonard S. Marcus也提到,对美国图画书具有重大意义的发展是美术馆,专门收藏插画原作的美术馆。位于美国麻州艾姆赫斯特的艾瑞・卡尔美术馆,是全美国最大儿童文学插画美术馆,建物本身部分仿效日本美术馆。显而易见地,图画书艺术已经开始与大众生活息息相关,并被认同为一种新的艺术形态。

真正的实力藏在绘本里
《用绘本跟孩子谈重要的事:能独立思考的孩子,到哪里都能过得好》的作者幸嘉慧在书中提到,华语文学的源流里,并无原生的儿童文学,中文会出现这个文类是因为19世纪末中国大量翻译西方文学作品而来,并在五四运动中,伴随以儿童为本位的现代教育理论,然而,一直到21世纪的现在,大部分人看待绘本,仍把它视为大厅里用来装饰或娱乐客人的舶来小品。

然而,绘本与人类文明大有关系,约在两百多年前的社会,有女性裹着小脚,有幼童仍在背诵经书,或过着山林田野生活时,英国伦敦最热闹的街头已有好几家童书专卖店了,那些童书店的经营与参与者,皆是当时英国的文化精英,其中几位甚至是参与英国政治改革的知识份子,他们借由绘本型塑文明新思想,是因为他们明白,若要保有一个孩子自主思考的意识与鲜活想像的能力,没有什幺比从课外阅读活动的介入来得更适合了!

绘本仅扮演阶段性任务?
很多人,甚至资深着名编辑都认为:绘本就像学游泳时用的浮板,有其阶段性任务,当任务完成时就不必了;但Leonard S. Marcus并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当父母急着让六、七年级的孩子读《哈利波特》系列时,可能正在抹杀孩子的脑部发展,简单阅读所带来的深层愉悦也被忽略了。

孩子7岁前活在「此时此地」的视野
Leonard S. Marcus谈到,孩子在7岁以前活在「此时此地」(here and now)的视野,他们对周遭的世界充满好奇;大约在1947年的那个年代,多数人认为给孩子的绘本或故事应该建构在虚幻的架构中,例如,最常使用的开头是「从前从前…」,而不应该是写实的场景;但Leonard S. Marcus并不这样认为,事实上,孩子每天日常生活所处的环境依然对他们有强大的吸引力!

Leonard S. Marcus以《月亮晚安》(Goodnight Moon)为例做说明,这本书的构图是由远而近呈现一间房子,在绿色大房间中,有着所有儿童日常生活中会使用的物品。许多爸妈在睡前朗读这本书给孩子们听,跟着书中一起说晚安之后,孩子们也会很开心的跟自己房间里面每一个东西说晚安!

这也就是前述的绘本与孩子之间能够产生强烈的连结与互动性,这跟给孩子一个玩具,孩子按一个钮然后就会发出一个声音的互动性是截然不同的!Leonard S. Marcus说:「虽然《月亮晚安》这本书的全文仅300多个字,但是却可以用比它内容多上百倍的文字来说明这本绘书对小小孩而言的重要性!」

《月亮晚安》
《月亮晚安》是作者以孩子的感官视角写的睡前故事书,该书自1947年发行至今,仍然在国际出版界长踞畅销书排行榜中。不同的译文版本发行已超过1000万本。甚至被纽约公共图书馆选入「本世纪具有影响力的经典书籍之一」。作者善于从孩子独特的眼光出发,捕捉令人惊喜、会心和感动的情感。

意想不到的绘本力!
绘本满足孩子内心想望
Leonard S. Marcus谈到自己3、4岁时觉得自己最喜爱,也是最有重要意义的绘本是一本名不见经传的绘本,但里面有非常可爱的兔子,那时候因为自己很想要养兔子,但是没有办法养,因此,拥有那样的一本绘本,总是可以让他久久盯着书中的兔子图案看,捨不得放手,对当时的他而言,可以拥有那样一本绘本,意义非凡。

「说真的,没有人能知道或是正确预测绘本中的哪一个细节、哪一个部分,对孩子会产生影响,触动到了孩子的心灵,让他将来的某天发光发热。」Leonard S. Marcus说。

提升公民意识
绿绘本
《用绘本跟孩子谈重要的事:能独立思考的孩子,到哪里都能过得好》一书中谈到,随着地球暖化的警讯越来越多,使得21世纪的地球公民逐渐被动的环保意识,提升为主动的环保行动,这样的现象同样呈现于绘本作品当中。

几十年前,举凡自然动物生态的作品,都被广称为「绿绘本」,环境恶化程度,也使得现在社会对于绿绘本的期待相形增加,绿绘本不再只是陈述自然的美好,故事内容还会对生态发展有进一步观察,反省的批判与建设性呼吁,召唤出读者对自然环境保护的积极态度。

例如,《都是放屁惹的祸》,这本法国绘本是根据2006年联合国发表一份报告为创作背景,故事从北极到世界各地的暖化现象切入,受不了酷热的动物们于是展开地球发烧的大调查,并寻求解决之道。相较于其他国家,法国绘本创作者在议题或是视觉表现上,常有前卫的实验性。

这本书的故事铺陈也相当具有幽默感与艺术性,其中一段文字说:「北极熊考虑把白色的大衣换掉,因为现在地面不再雪白,很容易暴露行蹤。」图像则画着,白冰上冒着草,北极熊还晒着各式各样的绿色衣物配件,像这样的叙述表现,文字与图像之间有着没有直说的空隙,其实很适合家长拿来跟孩子进行互动与讨论,与孩子一起找线索建立思考逻辑,并理解其中隐喻。

给孩子们生活的替代经验与学习
脑力激荡与激发想像力
教育部阅读推手杨沛纶与我们分享她到偏乡带领孩子们一起读绘本的经验,她以《鸡蛋哥哥》这系列的绘本为例,故事是在讲述鸡蛋哥哥不想长大,一点都不想要当哥哥,他只想当鸡蛋哥哥,因为这样就可以永远被妈咪被呵护。鸡蛋哥哥的朋友们也一起帮他想好多办法,可是都没有成功。

不想长大的鸡蛋哥哥问:「难道你们都不想回到小时候当个鸡蛋吗?」没想到朋友们竟然异口同声地说:「长大可以做很多以前不能做的事。」

杨沛纶说,这系列的绘本很适合刚有二宝的妈咪念给大宝听,尤其当爸妈真的太忙于照顾新生的小宝宝,很多时候老大会出现退化行为,也想跟小宝宝一样被妈咪注意与照顾的情况,这样的故事内容能够引起孩子的强烈共鸣,也让爸妈跟孩子有机会一起思考可以如何学习与改变调整。

故事妈咪杨沛纶提到,故事导读过程中,她会一边提出许多有趣的问题,让孩子思考接下来的故事会如何发展,因为绘本是以图像为学习的一根浮木,营造学习情境,顺利建构阅读能力,也是激发孩子想像力最好的素材之一,而听故事更是孩子进入阅读最好的方式之一。

美学培养的利器
有些爸比妈咪提到,绘本只是短短的字,配上图,一本却要好几百元,不太了解绘本的意义,以及为什幺要购买绘本?图画书书评部落客、《与图画书创作者有约》的作者赖嘉绫认为,绘本是美学培养的利器。

很多认知的事,长大一定都会,除非有智力发展的疑虑,但是美感的培养,是一点一滴累积而成的,许多绘本的创作者可能一年才出一本绘本,那等于是创作者的心血结晶,甚至把书中的图一个个单单挑出来欣赏,都是一个个拥有极高价值的美学艺术品,如果孩子从小有机会大量接触这类富有高度美学艺术价值的创作,美感就会在无形中培养出来。

成就孩子的自信、思考能力、表达能力
赖嘉绫进一步与我们分享她的自身经验,拥有台大土木系学位、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环工硕士的高学历,后来成为3个孩子的母亲,一头栽入绘本的世界,至今收藏7000多本绘本,「我有3个孩子,他们都是读绘本长大的,只是第一个孩子是出生以后才开始接触绘本,但随着对绘本阅读的熟悉与喜爱,第二个孩子已经从出生就开始接触各式各样的绘本了。等到第三个孩子,当然就是从怀孕开始就是听着故事长大的。」

赖嘉绫说,她深深感受到与孩子一起共读绘本时,所营造的生活稳定度及温和情绪的培养,其实孩子最想要的是被抱着聆听大人的声音,这样的安全感养成孩子长大后与父母亲之间的信任与互动,藉由一起讨论书、说故事、分享意见等等,也成就了孩子独立思考与表达的能力。

最温暖的教育:讲故事
父母讲故事不一定要照书讲
《好孩子: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教育》的作者洪兰也强调,父母讲故事不一定每一次要照着书讲,可以自己编很多生活的经验进去,孩子都喜欢知道父母在他们那个年龄的行为,这样说故事可以增加孩子的共鸣。

她更进一步分享自己的经验,小的时候台湾几乎没有任何童书,父亲最常讲的故事是《左传》中的历史故事,有时念有时说,全家的孩子都喜欢围在父亲身旁看他神采飞扬的样子。

故事懂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亲子共处时间,后来父亲病重,住在台大医院,有一天小妹心血来潮念《左传》给父亲听,我注意到一开始父亲的表情很惊讶,他大概没想到小妹过了40年还记得他当年讲的故事,到后来,他开始微笑,因为他看到小妹身上有他当年的影子,小妹的口气就像爸爸给我们讲了千百次故事时的口气,我相信那天父亲是很欣慰的。

共同做一件事的温馨将成为孩子重要的力量
洪兰提到,有一次与四个妹妹闲聊起来才发现,共同的童年回忆都是睡在塌塌米上听母亲讲《西游记》的故事。1950年代前后的台湾没有电视,连收音机也很少,我们最大的娱乐就是听妈妈讲故事,听完故事后,心满意足,各自在心中延续自己版本的续集。

那时虽然物质生活很差,但精神生活充实,现在回想起来,母亲在忙完一天后还肯讲故事给我们听,真是不容易。

当现代父母总是抱怨孩子不听话,叫不动的时候,或许应该停下来检讨一下,与孩子的互动是不是出了问题?不要继续用原来的方式让问题恶化。

家中最忌讳说教,所谓忠言逆耳,必须用别的方式让道理进入孩子的心中,最好的方式就是讲故事,小孩经常要求重複念同一本故事书,当故事书情节深入孩子心中时,他也就学会了在那个情境中恰当的应对方式。

最重要的是透过故事,亲子共同做一件事情的经历,这个感觉会在故事内容已经淡忘后,却化成一股支持孩子上进的力量,因为他一直都有父母陪伴的温馨回忆。

如何挑选好绘本?
没有一本绘本适合每个孩子
Leonard S. Marcus在演讲中,分享了自身相当有趣的经验,当自己的儿子雅各出生时,他已担任专业的书评人多年,各大出版社经常与他接触,他自认只要看到好的绘本马上就会有感觉,于是他迫不及待地向儿子朗读自己最喜爱的绘本之一:玛格丽特・怀兹・布朗的《月亮晚安》(Goodnight Moon),没想到儿子雅各竟然对那本书表现得意兴阑珊,此时,当了父亲之后的书评专家Leonard S. Marcus才亲自体验到,原来并没有任何一本所谓优秀卓越的绘本可以适合每一个孩子!同时,他也提出建议:「宁愿看到孩子把书拿来玩,也不愿看到孩子被强迫阅读。」

选择有美感的绘本
有许多家长会依照不同的兴趣需求为孩子挑选绘本,赖嘉绫谈到,不管目的是什幺,是识字?是数数?都要选择有美感的绘本,所谓有美感的绘本包括切边不会设计得太利,因为很容易会伤到手,如果是好的绘本,在製作时也都会将这些因素一併考虑进去。

为2岁以下的孩子挑选硬页书
赖嘉绫提到,如果家有2岁以下的孩子,可以为孩子挑选硬页书BOARD BOOK(会标示于书皮上),这类绘本的整体大小与外型设计可以说是专为幼儿设计,最适合幼儿拍、翻、抓、咬、丢、撕的发展动作。

如果是一般的平装书,很容易因为幼儿喜欢用嘴巴咬、流口水或撕的动作,翻不到2、3次就已经被严重的破坏,此外,硬页书多以圆角设计,也是为了防止幼儿使用时受伤。

全球绘本重要奖项
得奖的绘本代表着深受专业人士肯定,也是一种品质保证,因此,爸比妈咪在选择绘本时,也可以参考这些指标,以下介绍世界最着名的绘本大奖,以供参考。

国际安徒生大奖(Hans Christian Andersen Awards)
国际安徒生大奖是全球儿童文学界的最高荣耀,素有「小诺贝尔奖」之称,因为此奖并非针对单一作品评价,而是针对作画家所累积的卓越贡献为评选标準,创立于1956年,每两年举办一次,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IBBY (International Board on Books for Young People)颁发给作品对儿童有显着贡献的作家和画家。

其创设的宗旨,在推动儿童阅读,提昇文学和美学的艺术境界,建立儿童正面的价值观,促进世界和平,所以「国际安徒生大奖」的得主,不只要求在艺术有独步当代的成就,他们的创作也必须能对世界儿童,产生健康、正向的鼓舞。

美国纽伯瑞奖(The Newbery Medal for Best Children's Book)
创设于1922年,由美国图书馆协会(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简称ALA)的分支机构-美国图书馆儿童服务学会(Association for Library Service to Children)举办。约翰.纽伯瑞(John Newbery),出生于英国,他的第一份工作始于1730年,当时他前往家乡附近的另一座城镇─Reading,担任Reading Mercury报社员工。

1740年他开始在Reading出版自己的书籍,1743年到伦敦开设属于自己的第一间书店,专门经营儿童文学市场,纽伯瑞文学奖即是以他命名。

早期西方社会对儿童的阅读并不重视,认为儿童文学能够挥洒的空间并不多。约翰.纽伯瑞却相当重视儿童阅读,认为阅读习惯必须从小养成。怀抱着这样的热情,他出版了世界第一本儿童小说「美丽的小书」(A Little Pretty Pocket-Book),被认为是首度专门写给儿童的书籍,并将儿童书与成人书划分出明确的界线。

书中含有少量简单的单字,大量插图,充满了趣味与游戏性,同时蕴含强烈道德观。之后他也陆续出版了一系列的儿童读物,成为儿童读物的出版开了先锋。在他过世后,事业由女儿接手得以延续。纽伯瑞先生也被誉为「儿童文学之父」。

布拉迪斯插画双年展大奖 (Biennale of Illustrations Bratislava Czechoslovakia)
布拉迪斯插画双年展,英文简称BIB,是专为儿童、青少年而举办的国际性绘本原画展,参展作品皆需经过 BIB会员国国内文化单位的推荐,因此佳作云集,皆是各国菁英,非常具有观摩的价值。

美国凯迪克大奖(The Caldecott Medal)
为了纪念19世纪英国三大童书插画家之一的蓝道夫凯迪克(Randolph Caldecott)而设立,在童书作者获得重视多年以后,许多人也开始注意到绘本中「插画」的重要性。

美国图书馆协会于1937年设立凯迪克大奖,邀请教育学者、专业人士和图书馆员,组成评审委员会,从当年度出版的数万本书籍(儿童图画书)中,选出一名首奖和二至三名杰作,颁赠凯迪克金牌奖和银牌奖,在得奖图书的封面上皆会贴上印有凯迪克着名插画「骑马的约翰」的奖牌,金色代表金牌奖,银色代表银牌奖。

美国凯迪克大奖评选标準的周延与创新及着重作品的艺术价值、特殊创意,使该奖项能成为美国最具权威性的绘本奖,俨然是美国最高荣誉的绘本奖,得奖作品皆是举世公认的上乘杰作,获得凯迪克大奖虽然无实质奖金,但得到该奖项后等于名利双收,其伴随而来的是各方演讲邀约、体争相报导,书商也趋之若骛,该书必然成为当年最畅销的书之一,更惊人的是自1938年至今,得到此奖的作品无一绝版,显见此奖之巨大影响力。

德国绘本大奖(Deutsche Jugendliteraturpreis)
「德国绘本大奖」其实是指「德国青少年文学奖」中的绘本奖项,在欧洲是相当重要且最具权威的绘本大奖。

「德国绘本大奖」的评选单位是「德国青少年文学协会」,由于「德国青少年文学协会」在德国儿童文学界极具影响力,因此每年「德国绘本大奖」得奖作品都经过严格审慎的挑选,以及激烈的竞争才能脱颖而出,本本都是佳作。

正因为如此,「德国绘本大奖」成为德国众多儿童文学工作者努力追求的成功标竿,而在家长与教育工作者心中,则是一个最值得信赖的「品质保证」。

义大利波隆那国际儿童最佳选书(Bologna Ragazzi Award)
波隆那国际儿童书展,是一个「多向」交流的沟通管道,提供出版商、版权代理商、儿童书插画家,一年一度拓展视野、开创业务的绝佳时机。波隆那国际儿童书展设有许多奖项与活动,其中尤以「萼拔奖」最佳选书,倍受瞩目。
此奖的评分、选书十分特别,由一群6至9岁的义大利儿童所组成的9人评审团,从参展出版商所提供的图书当中,投票选出他们心目中认为最棒的儿童绘本,大会除展示得奖作品外,并将得奖作品的封面及图印成海报,送给世界各地的出版商,让全世界者有机会分享这样的文化成果。

英国凯特格林威奖(The CILIP Kate Greenaway Medal)
「英国格林威大奖」是由图书馆协会(The Library Association)于1955年为儿童绘本创立的奖项,主要是为了纪念19世纪伟大的童书插画家凯特格林威女士(Kate Greenaway )所创设。得奖者除了可以得到奖牌,还有资格为图书馆挑选总价500英镑的绘本。

自从2000年起,得奖者还可另外获得5000英镑,这笔奖金是由柯林米尔斯(Colin Mears)所提供。柯林米尔斯是一名会计师,他收藏了许多童书,他死后,把遗产捐赠给图书馆协会,作为英国格林威大奖的奖金。

英国格林威奖设有「格林威大奖」、「最佳推荐奖」和「荣誉奖」,虽然是英国儿童绘本的最高荣誉,但得奖者却不仅限于英国国籍的插画家,除鼓励英国本土的创作人才之外,亦不忘兼顾国际性。

阅读绘本应是全民运动
赖嘉绫认为,阅读绘本应该是全民运动,绘本虽然常被用来由大人读给孩子听,但是更多的时候是为大人创作的,唯有大人喜欢的,才能一遍又一遍的读给孩子听,或与孩子分享。换句话说,不分大人小孩,都可以学习领略绘本的文学与艺术。 因为这是一项新艺术型态,将文学与艺术紧紧融合。

除了欣赏朗读绘本之外,还可以带着孩子一同依着不同主题的绘本内容,主动做一些创作,享受在短短的时间里,文字和视觉对我们生活动力所带来的启发。

文章转载自 台湾儿童教育发展促进协会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